[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阿母阿巴!阿公阿嬤!...恁出運阿?!
DATE : 2008-07-20-Sun  Trackback 0  Comment 0

新眼光在地英文是我半夜無意識轉換頻道而不小心發現的節目,共有十集,教學情境發生在像是「鳥來伯與十三姨」裡鳥來雜貨店這樣劇中人物習慣群聚的半公共空間,劇情以像是辦桌、台客、中秋節、日月潭旅遊等本土文化為發展主題,還有如同一般英語教學節目的解說單元,並加上牧師的「一句好話」傳遞新眼光電台的立台精神。初次接觸這個節目讓我想到的是:

第一,看到美國人講台語讓我想到《Lost in Translation》裡的美國人講日語那樣奇異的口音,
第二,馬上想介紹我老媽看希望她可以因為主持人講台語而不那麼羞答答地不敢speaking,
第三,在我上網查「在地英文」前並不曉得這是個以基督精神成立的電台,跟好消息之類的電台比起來,新眼光會在節目中流露出怎樣的意識形態呢?
第四,假使我是三、四○年代的中年男子,跟大家說英語比起來,我有較高的意願看這個節目來聽台語學英文。

尚未看過「在地英文」的人兒,可以接上電視台的link線上收看,或者像我一樣半夜漫無目的地按著疲憊的遙控器,你應該可以遇見這個妙不可言的節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age top

  那天大夥在虎威台前一一帶開,前往下部隊的縣市鄉鎮,這是新訓的最後一天,彼此靜默地目送著相處將近一個月的夥伴們離去,我在列的隊伍最後上了鋪有帆布帳篷的小貨卡車,逐一把黃埔大背包丟上去,然後並肩走向未知的四面八方。

  在營區內繞了十幾分鐘,來到等待撥交的單位,至少在這裡待上三天,接受所謂的新兵調適教育,聽學長說這個週末似乎有假放。走進寢室換上整齊服裝,按照規定整好內務後,一行七人被帶去隔壁棟掃廁所,我的任務是在每個小便斗中放滿三顆萘丸,並且將所有衛生紙換新,聽學長說這邊有很多高階長官。

  接近中午便在中山室稍作休息,我們像是遊魂一樣啃著無味的餐盒,單純的菠蘿麵包、沒有內餡的起酥麵包、克林姆、小西點、鋁箔包茶,這是新訓單位留給我們最後的恩惠。用餐後,七個人在床墊上或坐或躺,想著明天是莒光日,如果1800就可以放假聽起來很不錯,畢竟枯坐在這裡如同等待一班未曾準時到站的列車,或者採收一顆不會開花的樹的果實。

  新訓所留給我的另一項禮物是無法遏止的咳嗽,這幾天中午不斷地喝熱水,但喉嚨還是癢得要命,而且咳到腰椎發疼,整個人隨著支氣管不停地抽蓄,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咳出來。午休過後我們被召集到餐廳去幫忙收洗餐具,如同各地募集而來的傭兵,去打一場小戰役。雖然還是不太清楚下禮拜的去向,不過待在這裡的幾天很像是荒島漂流的散時光。

  洗碗洗到一半,整團人又被帶到另一個管部領經理裝備,一行人擠在幽暗但開著冷氣的倉庫,領了三雙襪子、五個單位臂章、兩個職級臂章、兩件內衣、兩件內褲,以及運動短褲、運動長褲、運動外套、亮漆皮鞋、軍便服、腰帶與領帶。沒想到未來的經理裝備這麼多,聽學長說只有站哨時才會穿到迷彩大頭鞋,又久久才會一次全副武裝,新訓的迷彩生活似乎即將遠去。

  回程按照原來的路,我盤坐在小貨卡上,隱隱有種後方的眾生都在注視著我們一樣,一行七人分散兩邊輕鬆坐著,夕陽打在每張對未來沒有想法或者狐疑的臉上,怎麼拍應該都很有詩意,帶有滄桑與叼著菸的手指還長著六查時久久持槍的繭,運動飲料、巧克力牛奶、麥香紅茶散置,口袋裡藏著峰、紅Dun、Dun,帆布受風強勁地拍打,此時此刻還穿著迷彩服,而即將換上軍便服的我們,明天就要散場,我們不停地相遇然後離開。

page top
(以下為布農族入伍生與漢人入伍生
在桌椅下偷偷分享樂天小熊餅時所進行的語言交換)

[單字及問候語]

謝謝 wu ni nang
非常感謝 mi hu mi sang
你好 ma shi har a su
再見 mun so has
對不起 so mo nai
我 za gu
你 su u
他 nai
你看 ya

[日常對話]

呷飽沒? ba gan a su?

→吃飽了 ba gan
→還沒吃 ni an ma wun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遊經] 六月六日那天趕著謄寫的大頭兵日記
DATE : 2008-07-13-Sun  Trackback 0  Comment 0
  結訓的日子在即,雖然心裡已沒有前兩週放探親假時那樣的蠢蠢欲動,卻有種留念的情感。回想這幾十天的新訓生活,整體而言與我入伍前想像的大異其趣,像是回到國小校園,只是頭頂戴的不是黃色的娃娃帽而是鐵灰色的鋼盔;肩頭扛的不是米老鼠書包而是國造步槍;腰際繫的不是小叮噹閃亮亮皮帶而是鈍掉的刺刀、不用來解渴的水壺以及沒有子彈的彈袋。當我負載起這些武裝器具的彼時,我才驚覺自己是一名步兵,每天準時早上五點從床上彈起,晚上十點在涼席上沉沉睡去。無論往後下部隊還有沒有像是演員訓練班的單兵戰鬥教練,或是盡量幻想自己已經是石雕像才比較好過的刺槍術,還是連重感冒到失聲都要對嘴喊著雄壯威武的精神答數,我想我會淡淡地懷念著這段令人五味雜陳卻仍舊有些美好的新訓時光。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遊經] 雄壯威武器材班在八十八號靶場的粉紅色浪漫
DATE : 2008-07-12-Sat  Trackback 0  Comment 0
  連續四天打靶,雖然不怎麼喜愛武器,但命終目標的一瞬間有種提升自我的肯定效用。每天打把課後,留在靶場等部隊下山,面向偌大的靶場產生安寧的包被感,三面環繞著樹木,水平面有草地,地上站著人行迷彩靶,偶有鷺鷥飛過。回想一個小時前的槍響連連與這個當下的靜謐,腥紅色到粉紅色,蟲鳴鳥叫、山林圍繞、草蔓延,我在人工建造的鋼棚享受自然的風景。

  太陽幾乎就要下山,讓眼前加一些神秘感。同班的有人蹲在草間抽菸,有人潛入草地蒐羅彈殼,有人就著板凳跟班長打屁,有人吃零食,而我坐在標示靶位的水泥柱上發呆,望著前方三百公尺長的景深,把我從連上營舍的擁擠感與壓迫感抽離。

  太陽已然下山,我們把全副武裝的配備卸在車上,推著陪伴器材班四處奔波的小車,在昏暗曖昧的向晚時分,準備回到熟悉的教室、寢室、大餐廳、庫房,重複著檢診隔天的教案教材,睡前到營安陳列著急救器材。我們的行蹤一如天色,穿梭於晝夜之間自如,紀律的鋼網對我們來說,似乎沒有享受縫隙來得更多收穫。恐怕這個小社會裡正在教導新兵的不是嚴守軍紀命令,不是按表操課,也不是確實填寫飲水記錄卡,而是如何在看似嚴密堅控又緊緻的時間管理中,找到自己可以獲得喘息的頻率與節奏,進而發展出專屬自己的小兵生存之道。在排長停頓思考下一個命令的片刻把鬆垮的S腰帶紮緊,在值星班長下齊步走的瞬間把左肩的紅臂章別好,在連長與班長交談的15秒中根左右鄰兵分享樂天小熊餅、嗨揪與七七乳加巧克力,雖然說這都是表面功夫,但確實需要一顆長眼的心涵養出來的內力,以及宛如千手觀音或者八爪章魚般的行動歷來支撐,這些看似渺小無謂卻又令人刻骨銘心的剎那。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遊經] 早點名時人中的小鬍渣,六查時指甲的小污垢
DATE : 2008-07-12-Sat  Trackback 0  Comment 0
01.耳朵拉長也要懂得發問。
02.要快!時間是自己爭取的。
03.雖然車子行進在自由世界,但一牆之隔卻讓我覺得自由變得虛幻,
03.生活所需所為變得簡單,因此真實之外變得多餘虛空。
04.用透明膠帶補夾鏈袋的破洞
05.部隊生活不需要突出的人格,而需要品質統一的團體性。
06.跟臨兵生活要注意統一行動,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行有餘力就幫助別人。
07.Modest is the better policy.
08.只要不隨行大部隊,不在其編制當中,便能擁有一時半刻的自由,
08.
雖然看似身在牢籠之中,卻可以在柵欄裡外穿梭。
09.漂亮的表面功夫,毋需辛勞的內在付出。
10.部隊的教課幾乎都是默會知識,從做中學,從學中熟練。
11.長官說的話要判斷真假虛實。
12.這裡像是國民小學,有一百個風紀股長整天叫著不要講話。
13.抽籤前心中默念,請神明幫忙。
14.一切感覺都不太真實,但此時此刻我幾乎是個軍人。
15.多數人看起來都十分茫然。
16.團體生活的一種方式就是當個與團體一致的隱形人。
17.身在成功嶺演員訓練班的大片廠中,志願役的班長與長官都很入戲,
17.但義務役的我們只是當天應徵的臨演,尤其營長的片酬很高。
18.前往全家的游擊隊
19.營區的靜謐令人覺得有些詭異,禮拜天的夜晚看見國道三號的車流很不真實,
19.因為台中市像是基地模型,外面的世界變得好小好小。
20.鑑測應該就是國民小學一年一度的運動會,而我想參加滾大球的趣味競賽,
20.可是這裡沒有。
21.有人自私、有人怠惰、有人裝傻、有人自大、有人狂妄,不必太過認真也不能太混。
22.情緒很多,看別人不爽。
23.這是我的鋼盔、我的S腰帶、我的水壺。
24.教育影響人的教養,一旦狂放日後就難以馴服。
25.雞排、烏龍、巧克力麵包、奶茶、寶健、熱狗、果汁牛奶、麥茶、紅茶。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炒冷飯] 無緣飛黃騰達的黯淡文案
DATE : 2008-07-11-Fri  Trackback 0  Comment 0
下班回家後信箱裡終於接到許久不見的翔太來信,
信紙的另外三格還有我一開始寫給陽菜,
陽菜後來寄給七海,七海再寄給翔太的問候。
一個接著一個,經過幾星期同一封信又回到我手上。

四等分的正方形信紙上滿滿的都是久違的心事,
雖然畢業之後各奔東西,
但分別的時光彷彿都層層交疊於紙上的字裡行間,
一次從我眼底全部展開:

翔太說最近要跟交往五年的女朋友結婚了,問我一切是否安好。
七海說她的新工作不太適應,有點懷念大學的日子,
尤其是翔太老愛把報告拖到最後,搞得大家得一起幫他完成。
陽菜隨後笑說去年耶誕節寄給大家賀卡,
到今天才有回音,簡直比翔太當年還會拖!

我小心翼翼地拆開用針線縫合的信紙,
有種熟悉又略帶陌生的情感帶動了原本平靜的生活,
而我跟陽菜、七海、翔太的情誼,
也透過四等分方形信紙的傳遞之間,被縫合起來。

page top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