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CATEGORY : 修行_貪嗔癡人間
「我的死 沒有理由 不具意義」
DATE : 2009-07-04-Sat  Trackback 0  Comment 2
(標題是一則地方新聞中的大五學生的遺言)


苟活,在萬事太平的年代成為一種罪狀,延畢算懦夫,失業是走卒。


沒有能力讓人生維持在常態的人啊,
社會逼迫你不是選擇超越自我,打垮競爭者,
或者就乾脆放棄你並將你逐入卑微陰暗的邊緣、底層,
他們總聽不懂你有多憂鬱多氣餒多麼自厭多麼無能為力,
因為強者與弱者的語言不同,
弱者向強者的涵化大多時候總是失敗的。


不知道已經在多少則報導中看到這樣的描述:
...○○○身體健康,與家人相處融洽,平日沒有異狀,
也沒有聽說過有感情、學業問題...

...警方對此案正深入調查中。
死者留下了一道看似無解、對生命已無所謂的線索,
這一行輕描淡寫的文字,對自己的一生做了瞬間的論斷,
也同時造成在世的生者不斷重複suffer的創傷。


如果每個生命都不得不遭遇死亡,那麼死亡本來就無需解釋的,不是嗎?
「我的死 沒有理由 不具意義」,假使換句話說,成為:
「我的生 缺乏理由 無需意義」的話,
重要的是,生命已經無法申論了,
不能生(存/活/氣/產...)了,於是尋短。
沒有存在現世的必要,所以(勇於)選擇彼岸,


這樣的死亡看起來多麼壯烈,也如此地孤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age top
一開始確實跟MV某位回應者發生同樣的感受,
導演Penny選擇捷運作為背景環境的初衷是什麼呢?

無意在「電車」、「捷運」、「地鐵」等等字面上做名詞釋義,
不過不曉得觀看者有沒有這樣的想法:
白衣女子+白色大皮箱+白色頭紗,與優恬適的北投站對照下,
有那麼點詭異或者衝突感?(某橋段還相當擔心女子會不小心連人帶箱掉下軌道...)

乍看之下MV並非寫實而傾向隨著歌者語氣流動的意識運鏡,
白衣女子成了歌詞中的魅影,徘徊在電車、月台、手扶梯、閘道各處,
歌者扮演著現實世界的說書人,訴說著她眼中(或自己內心曾經)在電車內面,
愛別離苦的細膩情節。


江的〈電車內面〉,由此去→


page top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