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101a.jpg

  生命中陪伴在身邊的人來來去去,舊的離開,新的進來,而我一直都在。


  06年的最後一天上午在為月初的研討會準備,聽聽同是研究生的好朋友給我清醒的建議。午後跟一位許久不見的社團夥伴先到圖書館借書,然後用餐,前往國家戲劇院看兩廳院的跨年大戲《水滸傳》

070101b.jpg


070101c.jpg


  散戲後跟夥伴在戲劇院隨意晃了一圈,當時正是這齣戲的演員舉行簽名會的時候,人潮看起來不多,謝幕的時候宣稱要簽到一點,也許演員們都發現了可以不用太草率,可以慢慢書寫fancy們一長串的新年願望,給雅惠、給小豪、給Eric、給艾莉絲、給2007。


  回家的路上捷運站人不多,相較於去年塞爆的市政府站,覺得新一年的開始有多一點空氣可以呼吸,雖然世界是越來越競爭、越來越擁擠。穿越台大校園的20分鐘裡,我開始思考這個禮拜天夜晩,到底有沒有不一樣,這件事情。我的結論是,路上凌晨十二點多的車潮跟一般傍晩六點下班一樣洶湧,如此而已。


  但細節是,路上有幾種人:一群互點著仙女棒、金剛棒的大學女生、男的載著女的騎著單車的戀人(我想男的載女的也是跟以前沒有不太一樣)、獨自坐在學校矮牆的女孩(疑似跨年分手?)、載著女兒的年輕媽媽在車潮中微微露出狂歡後的喜(台北的小孩都是因為這樣熬夜而長不高嗎?),還有踏著火箭筒雙載的大學男生聊著連線遊戲、實驗室、球賽(這也一樣)、男女混雜亂哼著流行歌曲以為路人會覺得他們是瘋子的大學生。遠方(其實不會太遠)傳來煙火聲,總圖前的台階依舊坐著談心的友人、戀人們,便利商店們24小時開放,研究所的實驗室們燈火通明,獨行的男子如我依舊在夜路慢行。


  Is there anything different between 2006 and 2007?


  一點點吧,一點點。今早看了台北一○一的煙火秀,怎麼還是覺得...摩天大樓的效果有限,大量噴出的火花,除了上上下下,還能怎樣呢?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遠一點看真的比較好看一點。


  警察們今年可以開始繼續偸拍,新式身分證可以繼續換,台中縣政府因為行政經費拮据已經決定2008不辦跨年晩會。


  我走在一台一台機車呼嘯而過的大街上,想著家郷的父母十點早就熟睡,我在想身為勞工階級的他們一輩子有像我一樣跨過年嗎?大街上有人還醒著、有人也早就睡了,我在臨街的房間裡無法迅速入眠。


  07年來了,我的25歳也要來了。當我們倒數的同時,也越來越接近老朽。不過,明知如此的我們為何狂歡,可能是在迷幻中以為迎接新生,總比清醒地面對死亡要來得容易接受。


  時間不會靜止,身邊的人不會停留,而我仍舊是一個人不停向前邁。


  Just alone。其餘的僅僅是感覺陪伴存在。我感覺,我存在,我們便一輩子相隨,就算億萬光年也不過如此。



::單人閲讀::
高木直子(2003/2004)一個人住第五年(洪兪君譯)。台北:大田。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