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80718.jpg

那天是四年前的六月,大學剛要畢業,
而我獨自來到台北與M碰面,選擇某個陰天混進關渡某山腰校園晃晃。

記得那裏是該校的音樂廳附近,走過小小的荷花池,
蜿蜒上了寶藍色的階梯,一抬頭就看見了這位(疑似?!)太太,
看似孤獨、沮喪、無助、絕望地坐在寶藍色洋傘前的座位,
一個人垂頭遭受背後五級陣風的吹襲,
而我像個血腥的新聞記者般殘忍地連按了四下快門,
為了啃咬這椿感覺令人動容的地方小畫面。
(標題:失婚人妻隻身流落藝術大學疑圖尋短!!)

當時剛結束一段關係,是一段至今仍覺得莫名發展的一段關係,
荒誕地分了手,倉促地要離開台南,匆忙地準備進駐台北。
有時候一個人就像畫面中的太太那樣坐著而什麼都不做,有風襲來也無所謂,
自顧自地想像情傷的人兒大約就像這個畫面一樣,
夾帶一些美感,一些地方新聞邊角版面的構圖。

一個人是你我他自己,
一個人是相互依偎的對方,
一個人是牽絆也是掛念,
一個人吃一餐也吃兩餐或者半餐,
想起一個人的時候,沒辦法,你我他還是一個人。

一個人是固態,是真實,是現下,
一個人之外是風,經常狠狠又假裝溫柔地從背後襲來,
但又旋即靜止,等待下一陣、下一陣、下一陣,
漸漸把自己吹遠。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