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炒冷飯] 可以是設計:Design or not
DATE : 2009-04-18-Sat  Trackback 0  Comment 0
(連大三設計課的作業「何謂工業設計?」
都非得寫成散文體,多麼青春無敵的時光哪。)



0.
  設計,可以是吊詭。

  正如在設計前面加了工業、建築、商業、視傳、機械等等嚴肅的形容詞,我們的生活便可以趣味地一一被凌遲出來,或者說,設計可以是生活,他日常地大舉入侵。

1.
  工業設計,可以是戰鬥力極高的一支軍旅。「工業」,定義著能夠量產,伴隨產品的交易,工業設計為人們帶來工商服務。然而在消費行為中,工業設計與消費者之間,存在權力,、宰制的相對關係,大抵看來,「設計核心產業」的自覺性比較高,而「消費性產品」必須考慮普羅大眾的好惡比較多。於是,「設計核心產業」與消費者相互影響彼此的觀點,「消費性產品」則接受大眾的宰制,強烈反應出大眾的需求在銷售量上。目前,我所遭遇的工業設計教育,把重點放在消費性產品設計的養成,一再演練(可能了無新意,但是產品設計的方法,便必須跟產品一同創新設計嗎?)。關於設計核心產業,以一位青年設計師來講,再具有對於人類社會、自然環境產生相當程度的關懷,甚至經驗的視野之後,去登門造訪,可能才不至於流露過量的設計熱情,而是形同日常生活,一如親人沉穩的設計感請。

2.
  設計,可以是錯置。

  我們曾經用陪伴情人吃一頓特餐的時間,畫好半張精描圖,甚至用目送他離去那樣世界專注的眼神,審視容易沾污的圖面;然後,也曾經在刷完牙的同時,構想了兩三個Sketch草圖,接著就像擠不出來的牙膏,心底算計明天買了一條新的,淤塞的腦袋應該就會突然通暢起來。

  我所遇見的工業設計,是顯微鏡像-上下顛倒、左右相反,我們一群人在非議與現狀不符的教育環境中,非議自己。我們懂得要呵護、裝點彩線圖面,卻比較疏忽了隨時從身邊路過若干Sketch的可能。我想,每位青年設計師應該配給一名書記的史官,每日發行線條具有張力、概念簡明的平民設計報。所以說,用餐的時候筷子可以做設計,如廁的時候衛生紙可以做設計,一紙一筷在手,設計歡樂無窮。於是,透視所謂的設計程序,不就濃縮在Sketch,而資料蒐集與分析是各就各位,彩線與模型製作是實踐與展現想法,用來說服多疑的人心。思緒在Sketch主導整個設計運作,我們應該花費80﹪的時間精力,來完成這重要性佔80﹪的事情,符合設計的經濟原則。

3.
  設計,可以是背叛。

  我所認知的工業設計,觸及的領域跨足動力機械、電子通訊、人文藝術、認知心理、統計分析,我們必須習得十八般武藝,然而卻未必能夠見招拆招。在台灣的工業設計環境底下,青年設計師所獲得的權限,可能因為青年設計師的工程背景不足,大多僅在於造型、外觀設計,而且時常受限於機構等硬體工程師的牽制,造成大環境的諸多暗面,這也是台灣工業設計環境尚未成熟的體質,或者說是台灣工業設計獨特的面向。下定決心待在台灣工業設計領域,勢必需要強大的勇氣做後盾,我想,到海外求學廣見聞未嘗不可,況且各個國家都有其發展的設計風格,投入時間精力在於融會貫通設計的奧義,或者說是奪得工作的利器,是有其一定的投資報酬率。更重要的,台灣要在海島的移民性格中,走出更多樣性的設計舞步,不一定是一種風格,可以是投入工業設計的態度、神情,可以是運作工業設計的在地趣味,誰說累積出來的經驗、足跡,必定要成為一條讓後生能走的更順利的路,成為足以讓別人仿效的風格呢?

4.
  設計,可以是快樂為主,哪怕只是一曲孤單芭蕾。

  所謂的工業設計,可以設計。


Apr. 9, 2003.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