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130a.jpg

  記憶穿越鏡面到達彼岸,從此當下與過去産生對應關係,然而我卻再也無法觸及鏡中之物,只能撫摸著鏡外的自己質問:裡面那個人到底是誰?

  大學畢業後我回去台南兩次,05年的春天與06年的夏天。第一次從台北搭火車抵達台南,踏出後站的毎一刻都不停在比對記憶是否已經被竄改。幸好光二的東南亞最大販賣機還在,幸好系館看起來仍然鬼影幢幢,幸好大榕樹依舊像隻妖怪般等著無知的小還接近,幸好育樂街的呉媽媽三杯雞還有賣,幸好老邱屹立不搖。

  幸好這城市的一切大部分還沒有跟我決裂。

  不過系館東側的大四工作室變成了老師的研究室,「常存報信柱」早已退休,中庭的佈告欄也不知道蓋過幾層紙,電腦室的破報箱改到二樓放,看起來已經有好幾個月沒人送新的一期替換,那時候還是我親手把這箱子搞到系館裡面放的,看起來有點心疼,現在的學弟妹都不看破報、不拿DM了嗎?(或者去誠品一趟對他們來説可能比較直接而且收穫量豐富。。。)

  當時還有一群同學與朋友在學,最大的幫助除了是住宿不用煩惱,此外,他們便是我與這個城市之間的證人,陪我到轉角的星巴克俯看街角的人群,陪我到那家菜圃餅跟印度奶茶喝到飽的小店坐坐,陪我到小茂屋冰園吃鍋燒意麵。其他的時候,自己一個人騎著脚踏車到府中街的寶哥意麵吃麻油炒飯跟關東煮,看看曾經約會過的那家小星星還在不在,到中西區的巷弄、到全美戲院、到祀典武廟、到赤崁樓、到義豐冬瓜茶、到永樂燒肉飯。

070130b.jpg

070130c.jpg


  05年春天那一次,由於一個人回去,也不好意思打擾一些老師同學或者朋友的時間,自己觀看著這座城市變得疏離的情感更加強烈。那幾天我反覆做了一件事,我帶著一隻代針筆、幾張裁切好明信片尺寸的美術紙到幾個我懷念的地方,畫下一些塗鴉與幾句話給一位台文所、一位藝研所的老師,還有一個因縁繼會而認識的朋友。兩位老師當時都沒有遇見(其實是我故意挑了下班時間,又沒有勇氣跟老師交談的縁故。。。),寫好問候我投遞在他們的信箱裡頭,後來也不清楚他們有沒有讀到。另一位朋友則是跟我到光復校區的操場走了幾圈,然後找個地方坐下聊了近況,那個地方是我們過去也曾經一起到過,同樣的座位,同樣的街頭,同樣的兩個人,然而時間到了05年春天。

  或許一輩子就這樣懷念著在台南的四年,尤其是後兩年,那可能是目前為止最平凡地令我難以忘懷的歳月。跟同班同學開始熟識、有了自己的夢想、在畢業設計中實踐一點社會想像、上山下海地到處走闖、盲目地戀愛與分手、考上研究所。彷彿一切都是為了準備離開這裡,然後到未來懷念它。

  可能是在大學以前都未曾遇見那樣的生活與夥伴,也未曾對自己想要什麼有所開悟,於是現在回想起來都分外珍貴。因為回不去了,更加美好。如果沒有不小心失憶的話,恐怕會在回憶録裡大書特寫一段在成大的日子,遇見幾個很寶貴的老師,一群到現在還一起慢慢建立事業的老同學,一搓因縁際會後還繼續連絡的友人。或許那是一段不學無術的求學過程,不過,感情卻建立在一群人對於那不學無術的疑惑,以及在那不學無術以外的記憶之樹縫隙間,談話有光,篩落一地供以乘涼的温度。

  再過五年,當我們假設都三十而立,再一起回到台南,那又是如何的蒼涼之感?其實我不敢想像,也只能靜候。不過存在心底的悸動恐怕還是會因為景物依舊再被一一煽動。正如三十歳的我們對鏡,想像二十歳的大學年代,撫摸著某些因為亂擠青春痘留下的疤痕,還是可以熟悉地想像那種力道與角度。


  唯一必須銘記在心的是這面記憶之鏡需要拂拭,像是冬天洗完蓮蓬頭熱水澡一樣,徒手將霧氣擦掉,手掌延著髮根往髮梢撫去。此時此刻的我能清醒地問説:如果沒有了鏡子,我們可以怎樣與記憶共處、過活?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浩翔 | URL | 2007-01-31-Wed 15:16 [EDIT]
看來你也對臺南有著很好的印象
這或許是我
不想離開臺南的原因吧。
心月狐狐 | URL | 2007-02-08-Thu 11:58 [EDIT]

回台南可以找我:)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