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407.jpg

慶幸今年的清明節仍然微涼有雨,
寒食、打傘、踏著泥濘的路,
與千年前的詩句感受類似的情境。


今年是我第一次跟父親回郷掃墓,
開車載著他,一路上少有什麼交談,
往山村的路上行經一個又一個聚落,
時間很早,偶有車潮,
這條公路在我出生前一年拓,成為經濟、觀光要道,
但也因為這條公路是唯一連接縣内幾個主要城鎮的道路,
毎到例假日總塞滿幾十公里的車輛。


小時候全家假日出遊經常走這條公路,
春天有枇杷、夏天有水蜜桃、冬天有草莓小攤,
到現在家族旅行玩的還是同樣那幾個景點,
而母親也依舊會準備很多飯團在路上給大家吃
有時候甚至帶著卡斯爐、肉骨茶麵與生雞蛋,
在路邊就煮起午餐吃了起來,
這是一條家族記憶顯影的公路。


通過好幾個閃著橘黄色燈光的昏暗隧道後,
就快要抵達父親的故郷。
看見右方有許多高架礎柱與我們平行,
父親説快速道路就要開了,
以後走這裡的人應該會變少,
假日觀光的交通暗期就要過去,
但是我心想快速道路的路肩應該不能煮泡麵了吧。


過了一座水泥橋就進了村子,
村裡大街的路僅能會車,
連續閃過幾台車之後抵達叔叔的家,
大家毎年都約定在這裡集合,然後換車上山掃墓。
父親的兄弟們毎個人都準備了一個塑膠籃的供品,
牲禮、水果、發糕、白飯、黄麵、水煮蛋與金紙炷香,
等候全員到齊,上了小貨卡前往村子鄰近的墓地。


那是一個坡度陡峭的墓地,祖先的幕就在小徑旁。
我們剛到的時候,陸陸續續有其他家族結束掃墓的儀式而燃放鞭炮,
一次比一次震耳而持久,
家族裡毎個兄弟都各自帶了一串鞭炮,
鞭炮一一接連成一整串來放,
於是我推測兄弟越多的家族,
鞭炮應該是放得越長(帶有子孫連綿興旺的意味嗎)。


祖先的墓地可能早先由叔叔整理,
我們準備祭拜的時候已經不需再動員打掃。
祭祖的過程由家族同歩參與,
對於儀式的順序有些出入的時候,
由各個兄弟你一言我ㄧ語達成共識,
期間讓我感覺深刻的是,祭拜的尾聲由大伯擲筊得到祖先的允諾,
表示已經享用完今天的供品之後,得以開始拆燒所有的金紙,
接著燃放長串鞭炮,禮成。


有些家族只來了一兩個人掃墓,
跟父親的家族比起來要辛勞許多。
平日分散在各地工作的兄弟,
每到清明時節因為祖先而齊聚於此,
過去依循父母生命歴程而行進的指針,
在各自外出創業以後,也傳遞到子女手中,
生命中的滴答,像是一只準確少有誤差的鐘,
時候到了,鬧鈴自然響起,
而當我開始學習載著父親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學習過問家族概況的時候,
身上原本僅有的指針也即將慢慢長成鐘面,
滴答滴答,父子間少有交談,卻也能自然應答。



::推薦閲聽::
湯湘竹(2006)山有多高。台北: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
(毎看一次就噴涙一次的深情佳作。)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