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501.jpg
這是四年前我在OURs舉辦的馬祖設計工作營上留下的一串紙條,現在讀起來頗有許多感觸:



  整個活動對於我們非專業領域的同學而言,是被納入專業者的戲碼,而指導老師操有既存的劇本,在這段空間時間内,進行情節的採證與例行演練。我想這不是開放式的合作模式,這不是劇團招考演員,在這兩個禮拜,内部的核心問題一直在主導權釋出的與否打轉。如果,前面對於老師已經有一套構想的假設成立的話,我想,這樣的跨領域合作是否該被質疑?這樣納入的非專業領域是否已經先入為主地被「非」禮,而非專業領域提出的告訴,又存在於專業者的法庭被審理,這樣旁觀者的提示,又怎能達到清醒呢?

  我們可能也無法清醒地避免情緒化,因為在這樣短暫的時空下,最直接的權利被犧牲,也就是我們不斷被引導發表言論,而這些言論又形同空包彈的時候,這樣本能地出擊能多麼不無奈?在以「參與式設計」為號召的工作營下,這樣無法進入人性為前提的過程,這樣沒有人的氣味的專業規劃,在消費人、消費信仰以後,這個首選的基地又有什麼異質化的因子呢?在進入這個工作營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這裡可能是個建築營,然而它給我的卻的確是個建築營的想法,我想,我可能不全然必要地從一個空間專業者的角度出發,我有所學,也仍在前進專業的陸上,我所希望的是多傾聽環境,讓他們來回饋,或許是去熱愛他們,或許是去學習喜歡,得到彼此最舒服的姿勢。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