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627.jpg
禮拜天的午後,
母貓白白停在研究室外的走廊上,
遠遠地、靜靜地往門裡望,
這裡有她的小貓,兩天前失蹤了,
聽著喵喵聲她知道孩子就在這裡。


小貓是兩天前被帶回來的,
與其說帶,不如用綁架來形容。
聽說小貓跑到地下室的管子裡玩耍,
擠到一個很窄的地方沒辦法前進,
所以後退出來,然後就有一個人類在門口等著她。
後來,她被裝在一個紙袋裡帶到樓上。
那天,我準備了一個大紙箱暫時先給她待著,
捕捉人沒有把她放回去的意思,
看起來有點像是小時候在水溝裡撈大肚魚的一時興起。


小貓哀鳴了兩天,那個聲音低沉、拉長、凹嗚。
她的媽媽還在這棟建築物裡,
好像還知道她就在這層樓、這個房間裡,
我跟同學說要不要把她放回去,媽媽都來找小孩了。
有人說:不好吧,應該要先問過抓她的人。


彷彿是小貓被捕捉的一刻起,小貓就成為人類的財產,
由他的意志來決定小貓的去留。
捉到小貓的兩天之內,
好像也看不太出來那個捕捉人愛護小貓的心意,
就讓她待在紙箱裡,一整天都沒來看過她,
或許未來不是補捉的人要養,
然而,他有同理過一隻小貓玩著玩著就被抓起來的心情嗎?
再者,貓媽媽都來研究室外確認了幾次,他都不聞不問嗎?


母貓白白好像好幾天都沒來吃飼料了,
她在傷心嗎?或者是無奈,
明明聽到孩子的聲音卻無法讓她回到自己身邊。


我沒有介入這場綁架的偵查而只是旁觀,
然後敲邊鼓說:要不要把她放回去?要不要把她放回去?


昨天小貓就有人領養了,
我只好猜想這是一場預謀的綁架,
有人看準了小貓可以捕捉,有人預訂,
然後我好像也成了共犯,
大概是有一點點良知,但是是老大旁邊的小咖碎碎念那種。


小貓快要離開了,這兩天沒看到母貓白白,不曉得貓會不會哭,
想起綁架新聞中痛哭的母親,我覺得有點心酸。


過陣子跟同學計畫帶白白去結紮,
這幾天繼續放飼料在她熟悉的轉角,
希望她可以繼續保持好奇心與警戒心,
明白人類有很多面貌,無知只是其中的一種。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