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704.jpg

我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在研究室桌上穩穩地擺著,
大概有兩個禮拜以上的時間,
每天都看得到它,卻無心修行。


研究室的客廳每每有同班同學、學弟妹、學長姊在此聚會討論,
我在一旁掛著耳機,聽著幾張輪番上陣的原聲帶專輯,
一邊想著,我是不是離城鄉所越來越遠了......
(以外星人之姿聆聽地球人對話之感)


心經、城鄉所、學術生涯,熟悉的陌生人從我身邊走過。


曾經一心一意地想把碩論的題目做下去,
但從某一刻開始,我突然沒有了心,
突然把行事曆上的博士班簡章、筆試、放榜劃掉,
突然間,原本夢想的研究生涯就此打住。
還是說,原本的夢想只是沒有經過思考的小時候大餅,
突然間變成想吃麥當勞蘋果派了。


客廳的熱烈討論我聽起來有點索然乏味,但也不無意見。
只是只是,就跟我當初進來城鄉所以前,
在馬祖設計工作營裡的某個感受一樣,
大家熱烈地討論完以後,然後呢?
(然後呢然後呢然後呢之無底洞回音)


我不善於言語,我想的比說的多,寫的又比想的少,
當我沒辦法說出漂亮、精簡的話的時候,就沉默。
或者沉澱一些時間,然後試著寫出比較有見解的文章來。


說話很難,表達很難,悶著想悶著寫比較輕鬆簡單。
大概也是當初想要繼續做研究的樂趣之一吧,
可以寫、不停地寫,只是逃避不了口頭發表,並且與其他人討論。


今年一月的研討會經驗,幾乎灰階了我的研究生涯想像。
寫的東西不成熟,然後就丟出去了。
在那場子上我表現出平常不會有的樣子,
也竭盡所能地把我知道的東西跟大家分享,
認識了幾個以後可能會當口委的老師,
並且知道真槍實彈的研討會是怎麼一回事,
同時,大概知道自己寫的文章不太學術性,
倒比較像是部落格隨筆,要讀者去想像與拼湊,
我的田野生活片段。


焦慮、焦慮,不停焦慮,然後不停發問。


直到這學期上了一點研究方法課,
終於有一些尺規可以調整我的研究框架,
依照老師丟出來的規矩丈量我的田野世界。


然後停止,在實務工作中經驗身體感官,
經驗無奈的討生活,經驗手工,
經驗一件原本是自己很想做的事情,
經驗到有點疲乏與麻木。(但還是有能量再感覺新鮮)


研究室的小小讀書角,最近多了一疊紙,
上面可能是學長姊升上研二時,
對研一實習課的一些意見,
其中有幾句話是以前自己也想過的:
進來以後,覺得以前學的東西都用不上,或者不知怎麼用,
結果慢慢把過去的專業給丟掉了,
然後所謂城鄉所的專業,又零零碎碎的東學一點,西學一點,
沒辦法很完整的學到......



不過,看著客廳裡坐著三四個人,
大家都是不同背景,然後聚在一起組個team,
就好像自己的設計團隊,每個人興趣的東西不太一樣那樣,
還是湊在一起了。
湊在一起,然後讓很多火花發生,
或者澆熄別人的火花,都有可能。


大概是這個原因,我進來城鄉所,
因為我很喜歡三兩個人在一起,
然後發揮所長,截長補短的那種感覺,
自己不行的地方讓其他人來支援,
自己有心得的部份就大膽發揮,
彼此都可以體諒,並且有默契地伸出援手。


我想,以後進來城鄉所的學生,
應該還是會繼續對「專業」感到焦慮與疑惑,
因為恐怕根本就沒有那個假想敵存在,
倒是這樣的焦慮與內耗之中,不斷地跌倒再爬起來。


漸漸習慣適當地焦慮,避免無病呻吟。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因為年輕 | URL | 2007-08-20-Mon 00:40 [EDIT]
那疊紙好像是我偷偷放的

卡撥 祝福你的研究生涯愈到後頭愈順遂精采

消失的背後螢敬上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