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824.jpg

下午三點四十分的研究室有南風吹得忽大忽小,
有車潮在窗子右後方的高架道路呼嘯,陽光忽明忽暗,
聽著剛換上軟軟色假棉罩耳機裡傳來的歌,
感覺青春忽近忽遠。

最近出國唸書的學姐回來了,
好久沒跟她碰面所以聊了很多,
更新自爆八卦並交換對未來幾年的人生的看法,
我跟她說,趕快復出吧,台灣的獨立音樂在起風,
準備好了就可以上去天空瞧一瞧。
她說她們團缺貝斯手,我如果會的話或許會想試試。

大概是國小的時候就很想學樂器,
學校有合唱團,而我是第一部的,
試唱的時候只唱了兩三個音,
老師說:「好,第一部...」
就開始了與同部團員互飆假音的日子。
當時的合唱團還有附設節奏樂隊,
節奏樂隊成員自然是合唱團團員兼職,
記得那時候覺得合唱很無聊,就是啊啊啊的還要裝微笑,
對,老師教我們唱縣賽指定曲〈快樂真快樂〉這首歌,
叮嚀大家一定要從頭微笑到尾,
從此又繼續皮笑肉不笑的「假」音時期,
為了讓評審感覺我們唱歌的時候真的好快樂呀~
而脅迫每個人都要笑,笑,笑。
而我自小就是憂鬱三級的體質,
要我笑,免談,不然就是假笑到以為我戴著面具在唱歌。
比賽很新奇,但練唱真的很無聊。

樂隊就有趣很多,
那時候碰了直笛、小鼓跟大鼓,
口風琴跟木琴只有女生可以選,
我常常趁老師不在而木琴組在練習的時候,
跑去敲敲打打好幾次,
尤其是馬琳巴木琴的聲音很憂鬱,跟我很對味。
三種樂器裡面我最喜歡小鼓(預言了未來想學爵士鼓的心願?!),
尤其是升旗典禮邊走邊合奏的時候,
從頭到尾演奏讓全校同學進場排隊,
當自己打的節奏跟整個樂隊do在一起,
感覺節奏帶著其他樂手,
用輕快的拍子還有滾奏提醒大家要漸強...要漸弱,很high。

直笛也吹了一陣子,
那時候把老師指定的曲子練好以後覺得無聊,
就會自己抓流行歌的音調來玩,
只是覺得吹直笛的時候嘴唇的特寫很醜,
打小鼓至少像電池廣告的兔子一樣比較可愛,
所以拋棄了直笛生涯。

從小就很羨慕可以學鋼琴的小孩,
我國中還是高中有聽過一陣子古典音樂,
就是那種一片夾雜好幾個作曲家大雜燴的那種,
對貝多芬先生的《田園交響曲》印象很深刻,
高中校園的鐘聲是佛札克先生的《新世界?交響曲》,
曾經因為朋友的推薦而買了莫札特先生的《魔笛》CD,
但放過一次之後就跟直笛一樣被我打入冷宮。

我姊的孩子現在正在學鋼琴,
前陣子到他們家的時候摸了好幾天,超級開心的,
還練習了很幼稚的兩手齊彈,
就是一手反覆地彈do so mi so,
一手彈兩隻老虎,練習兩手不會打架的合奏,
最後順利地成功完成人生第一場〈兩隻老虎〉獨奏會。
(安可曲是〈小星星〉呦~)

忘了受到哪部電影還是什麼的影響,
對手風琴感到無比迷戀,
大概是著迷於手風琴獨奏的多樣性,
以及街頭樂手孤獨自處的憂鬱氣質。
去年還前年逛了西班牙玩具展還買了一只迷你手風琴,
快一千元,但是真的有風箱可以拉,聲音很棒,
回家還跟我姊的小朋友一起開音樂會,很酷。

至於爵士鼓呢,是我自認為節奏感還不,
鼓手又往往是團裡的神秘低調人物(辛酸誰人知...),
因此特感興趣。
預計當完兵工作以後要去跟心儀已久的某團鼓手大人學藝,
聽說爵士鼓超難的,比鋼琴還難,
不管啦,我要重溫小鼓手的夢想。

學姐呀,如果到時候妳們缺鼓手或者手風琴手的話,
記得要找我呦。
就算我比妳們先出名的話,沒關係,
我的車馬費會算妳們便宜一點的XD...



最後想推薦一個團一首歌,
這可能是我心中關於音樂創作這部份的某個理想原型,
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在寫詩以外可以作歌,詩歌詩歌呀。
請聽929吳志寧的〈找不到〉
歌名就叫做找不到,不是網頁找不到呦,謝謝。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