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0825.jpg
這陣子睡前時間在讀《玻璃如何改變世界》,
每天早上九點到達研究室待上八個小時的日子,
像是裝進一個兩公尺立方的玻璃盒(或者壓克力盒?),
像是遭到囚禁的萬磁王,等待魔形女幫我打一針在好色守衛臀上,
好能夠吸出他體內過高的鐵質,擊碎有限想像力的框架,
回到這個瘋狂花花混亂人間。

如果有人邀我出來見個面吃個飯,
而我十分猶豫的話,我到底在龜什麼呢?
覺得有點浪費時間、覺得咀嚼空檔不夠重口味,
覺得思考這個問題很麻煩,乾脆拒絕吧。

如果有網友約我出門聚個餐碰個頭,
而我十分遲疑的話,我又到底在龜什麼呢?
長久以來的社交恐懼已經讓我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或者已經在網路交友界混過十年以上的我,
想要一嘗相親之類的復古夙願呢?

如果有個知識份子外加社運熱血青女青年,
想要鼓吹我投奔改變世界的陣線,
她或者他肯定會痛罵我的blog不要再murmur下去,不要再自言自語,
但是,我從來都是走這種自閉又自high的路線呀...
(該邀請Fab5來個讓我痛徹心扉的大改造嗎?)



高三的時候寫過一篇旅遊散文叫做〈生產秋天〉,
全篇充斥著如同楓紅片片般的心感神傷,
以極為耽溺的第一人稱,甚至是無人稱的語態,
帶領讀者,不,其實是不在乎有沒有讀者的口氣,
把畢業旅行的私密感觸陳在低級笑話大舉壓境的校刊中,
現在想起來有點窘,以為那就是文學了,
但夾雜其中的murmur終究是murmur,
甚至拒絕與讀者溝通,
以至於當時身旁友人紛紛以無法閱讀下去而向我自白。
(冒著生命危險而稍微讀了幾段...)



從我知道舉手發言這件事情開始,
就清楚地知道我從來不敢舉手的原因是,
我怕說錯話,怕不得體,怕沒水準......
但稍微長大一點才懂得沒有說錯話這東西,
倒是在公共場域的討論中,我有沒有能力捍衛自己的立場,
並且與其他人達成一次彼此都可以會意、並願意相互了解,的溝通。
但,這實在要花很多時間去試驗,想起來就很累,
一句話就是峱種,沒勇氣舉手shout loud,有力氣打字murmur。

但是這樣不行呀,到後來回到字裡行間,
又發現沒勇氣跟其他人的文字對話,
典型的怕事,怕自己亂講話、亂批判,
這樣不行呀,如果只能偽善地書寫,那還不如不寫。
明明心裡有很多不平之鳴,
但就還沒法穩下來,你一句我一句好好溝通。

後來,發現這是我寫詩的病灶,
傾向靈光一閃,但寫下自以為漂亮的字句後不知道該付出責任。
以至於某些詩體昂首闊步,但是詩魂萎縮。

看著別人寫的不成熟論文暗自批評怎麼可以交出這樣的文章,
回想自己寫出來的也沒好到哪裡去就乖乖閉嘴什麼都不說,
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學術能力呀,豐富的想像力。
寫論文不能像寫詩一樣靈光一閃,
要腳踏實地把靈光種下去,
選擇一塊合適的土壤幫它生根落地。
對我來說,論文比較像是小說的樣貌。
性格勾勒、角色走位、情節鋪陳,
然後一樣要不鑿痕跡,別有用心。



話說回來,murmur的問題還是要了解要調整,
今天早上去國圖找資料(象徵性地走出學術的玻璃象牙塔XD),
又跑去唐山看小說(對,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讀小說...)
然後又到總圖借書(又借了兩本日本小說...)
走在校園裡發現那個兩公尺立方的玻璃罩好像暫時隱匿了,
吹得到風、聽得到人的碎語、還有雨滴在滴。
晚上要去河岸聽Tizzy bac mini concert,
暫時讓Vocal、Bass與drums三者互競的音牆,
徹底震碎心底細膩脆弱的生活想像。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