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71103.jpg
原本只是想要藉著下午可以拿熱騰騰金馬影展手冊的藉口,
順道讓令人煩悶的研究生的一周從棚內移到外景錄製。
沒想到太早進入虎視眈眈準備搶到第一本手冊的作戰位置,
又拿了從天空緩緩飄落似雪的櫻花細雨落未停當作不回房間的藉口,
於是就在書店待了半天。
這或許是畢生以來,短短兩三個小時內碰過最多書的一天吧。


印象中與我演了對手戲的書只留下了日本小說,
與持續火紅的Tokyo Midtown朝聖般的解析手冊,
以及一本以女扮男裝混進男性生活圈長達一年半的女記者所寫的《自製男人》,
書中描述的男性生活是我十分不熟悉的那種,
就連住了大學男生宿舍四年,
也從未體驗過沉淪在性、髒話與暴力之中的男性群體情誼,
但是對於作者描述整個(其實是核心的異性戀父權那個)社會,
無時無刻地監視每個男人的男子氣概,卻是心有戚戚焉,
為了不成為被攻擊的對象,也要裝出自己很tough的一面(來保護自己)。
由於不想承認自己的軟弱,只好虛張聲勢地掩飾(來保護自己)。


這個性別結構的描述讓我比較困惑的是,
異性戀女人們也在這個監視器背後,
希望她們的男人是剛毅(!)、健壯(!!)、強猛(!!!)、
anyway,是無比TOUGH的那種,
她們希望自己在男人面前可以嬌滴滴、柔弱弱,
這件事情除了讓我困惑,卻也感到顫慄,
好像一個缺乏男子氣概的男人就準備這輩子遭遇眾人的一一誣陷那樣。


跳出性別框框,沉浸在日本小說的迷霧森林中,
忽然看到一本名為《下北沢》的港譯小說,
大致翻閱幾頁情節與推薦序文,
二樓書店、詩、獨立音樂、獨立電影等等,
或許是因為這陣子都在看有頭有臉的大家小說,
這本文學新人的小品讀起來有點索然無味,
但卻在無味裡發現我似乎對於詩、獨立電影、獨立音樂、劇場,
尚未有過懷抱著一個什麼改變世界的夢想而接觸、而去實踐。
但是也不是整天只想著三十歲前要怎麼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
不過對於底邊階級與邊緣社會的人們卻有著
如果我可以做些什麼就去做吧的那種想法,
恐怕是求學到目前為止十分順利又經濟無虞,
於是缺乏銘刻在體內的革命情感的緣故,所以漂浮。


倒是近年來對於詩呀、獨立電影呀、獨立音樂呀、劇場呀,
有種「不○○也不會怎樣」的保守態度,
一方面是記帳之後發現年少無知的我每個月在這部分的開銷太高,
一方面是除了消費以外也應該從事生產了吧,這把年紀了。
接收新的事物想必是很好的成長刺激,
然而,如果不讓出時空將生命裡的懸浮物沉澱,
思維的光束又怎能清徹地照射出玻璃屋的風景呢?


拉里拉雜地講了一堆,
離腳踏實地又老實做工的那種知識份子還有漫漫長路,
身為研究生才深知掌控語言有多麼不簡單,
對於那種難以言喻的平凡經驗要講得船過水無痕又後勁直直來,
讓國文成績一直還挺不的我,
不禁懷疑我的國文能力也要參加外國語檢定了嗎?


啊~這終於悲哀的本國語。



連結:《下北沢》序文‧吳偉明/歡迎來到下北澤《下北沢》譯者‧健吾/我也無眼睇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