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CATEGORY : 學術_研究生本分
峨嵋派三位弟子接棒完成口試一起下山十分奇妙
DATE : 2008-01-10-Thu  Trackback 0  Comment 0
口試完的好幾個瞬間,我從當下的人事物時空中抽離,
接近醉,在毫無酗酒的狀況下。
恐怕是太專注於口試委員們的問題與口試的情境,以致於到現在還有點茫。

當朋友們一一向我恭喜,心裡非常複雜,
復興崗的師太大人說:「這是好大的一個句號。」
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
也許是因為專注在裡面,很想做得更好一點,
而沒辦法從外面去看那個句號怎麼畫出來的,
是像《流浪者之歌》最終幕爬梳稻穀那樣無止盡的循環嗎?



原本被形容地慘白的小房間,
因為好朋友們的隨性佈置而加人性的氣味(生活感?),
我後方的門神與文昌君也安定了我的精神(隨時記得保持微笑),
一旁的聽眾小心翼翼地咬著香甜美味的仙貝與太國捲,
聽說指導教授在我簡報的時候不停回頭看著我。


過於謹慎的我可能給旁人帶來不少緊繃感,
整個準備口試的過程充滿許多細碎的盤算,
瑣碎到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安心地進入那個狀態。


雖然沒有把口試的空間照下來,
但窗外吹來的微風、稀微的光線、牆上的海報、咖啡色椅子、白色桌面,
還有我L型三面包圍的座位,提供強大的安全感。
口委老師們針針見血地穿刺我虛弱的穴位,
或許可以打通遲鈍的筋脈。


寫論文對我最大的收穫是重新認識了自己,
知道自己哪裡有罩門,哪裡會逃避,又哪邊自信、哪邊矛盾,
回答研究發問,彷彿也在回答自己生命的出路。


至於一一需要感謝的人們,暫且保留在謝誌中強力放送吧。


最後想說的是,語言真的是難以駕馭的一匹野馬,
而我像個彆腳的牛仔,想找到可以馴服的騎獸。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