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061228.jpg
1。

  他們終於找上門了,躱不掉。

2。

  從前我以為他們怎麼還沒到,等了十幾年,沒有人來討債。上次被砍了一刀後,就開始落跑。

  Kill Bill原來可以這麼解釋,不過回砍一刀,帳也就付清了嗎?

  歡迎光臨、銘謝惠顧,下次再來也不。

3。

  第一次被追殺是六年前,還是道上弟兄牽連進來的。一個下午的鬥毆,抹乾眼角的血跡後,我記得他的嘴臉。我們沒有太多交談。某天他再度上門,我們談妥了一筆生意也簽了合約。週末的會面總是拎著一只皮箱,跟大多數的幫派電影一樣,亮鈔票、咬耳朶、嘴角向右上揚,然後slow motion,揚長而去。

4。

  最近一次是線上交易,是新上任的老大介紹的任務。因為只通過一次電話,但我還沒摸清對方的底細,況且在網路時代打的是資訊戰,貿然面交有種復古的風險,何況老大這次什麼都沒交代。好自為之,好聚好散。

5。

  通常我跟生意夥伴在馬路上會裝做不認識,而且要保持距離、戴上墨鏡、毛帽,最好裝作重感冒掛口罩,以免便衣跟你作對。通常走著走著就進一家酒吧,或者一條隱密的暗巷,再拿下重裝相認。畢竟便衣們很難纏,無論我們幹什麼事,只要一暴露道上的身分,他們就想搞定你。

6。

  少部分的便衣也吃我們這一套,他們當初自願做臥底,久而久之明白道上的處境。在其他便衣眼裡他們的確是便衣,但在便衣的boss手中,像是潑出去的水,嫁到幫派去了。這些人在弟兄眼裡像是同路人,但他們骨子裡卻還是異人。不過,道上弟兄也真的都在同一條路上嗎?有人搞得有聲有色、飛黄騰達,有人窮愁潦倒、家破人亡。

  道,是生後的共業。

7。

  原本弟兄們都是孤獨的,入會一部份是有人陪伴,為了從此不再覺得孤獨,一部份則是有人可以一起繼續孤獨下去。就算哪天在械鬥中過去了,還有人知道自己已經不在。

8。

  正道也有走到盡頭的時候,假使後面要走的路沒有繼續修。

9。

  別看互砍純粹是發洩精力的行為。它的確是復仇,但兩方的傷口都意謂著償還。

  把傷口還給你,以後別來找我。

10。

  縱然明白再這樣下去會穿腸破肚、肝膽具裂,但一場又一場無血的殺戮仍然熱烈上演,你情我願。

  看要亡命天涯,或者一輩子大幹一場。




page top

コメント

The display is permitted only to the manager.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