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內科]
內蒙古內視鏡內分泌內在美內八字內閣內痔內賊內功內心戲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CATEGORY : 日記_医周刊生活
就算每一次想要重新開始,也都還是銜接著從前哪
DATE : 2010-06-04-Fri  Trackback 0  Comment 0
100605.jpg
page top
移除關係的代號,以為就能得到清靜。
page top
沒有貼文章的話,部落格的頭版頭條就會被垃圾淹沒......
page top

姊姊曾對我說過:「我覺得你這雙手,除了打理家務,可以做更不一樣的事情。」
然而看著年邁的父母,我只單純地想著可以在家附近工作,
當他們需要子女的時候可以就近照顧。

現在想一想,念大學跟念研究所時候夢想著這個跟那個的自己,
好像還真的挺浪漫自由的。

page top
CATEGORY : 修行_貪嗔癡人間
「我的死 沒有理由 不具意義」
DATE : 2009-07-04-Sat  Trackback 0  Comment 2
(標題是一則地方新聞中的大五學生的遺言)


苟活,在萬事太平的年代成為一種罪狀,延畢算懦夫,失業是走卒。


沒有能力讓人生維持在常態的人啊,
社會逼迫你不是選擇超越自我,打垮競爭者,
或者就乾脆放棄你並將你逐入卑微陰暗的邊緣、底層,
他們總聽不懂你有多憂鬱多氣餒多麼自厭多麼無能為力,
因為強者與弱者的語言不同,
弱者向強者的涵化大多時候總是失敗的。


不知道已經在多少則報導中看到這樣的描述:
...○○○身體健康,與家人相處融洽,平日沒有異狀,
也沒有聽說過有感情、學業問題...

...警方對此案正深入調查中。
死者留下了一道看似無解、對生命已無所謂的線索,
這一行輕描淡寫的文字,對自己的一生做了瞬間的論斷,
也同時造成在世的生者不斷重複suffer的創傷。


如果每個生命都不得不遭遇死亡,那麼死亡本來就無需解釋的,不是嗎?
「我的死 沒有理由 不具意義」,假使換句話說,成為:
「我的生 缺乏理由 無需意義」的話,
重要的是,生命已經無法申論了,
不能生(存/活/氣/產...)了,於是尋短。
沒有存在現世的必要,所以(勇於)選擇彼岸,


這樣的死亡看起來多麼壯烈,也如此地孤獨。


page top
一開始確實跟MV某位回應者發生同樣的感受,
導演Penny選擇捷運作為背景環境的初衷是什麼呢?

無意在「電車」、「捷運」、「地鐵」等等字面上做名詞釋義,
不過不曉得觀看者有沒有這樣的想法:
白衣女子+白色大皮箱+白色頭紗,與優恬適的北投站對照下,
有那麼點詭異或者衝突感?(某橋段還相當擔心女子會不小心連人帶箱掉下軌道...)

乍看之下MV並非寫實而傾向隨著歌者語氣流動的意識運鏡,
白衣女子成了歌詞中的魅影,徘徊在電車、月台、手扶梯、閘道各處,
歌者扮演著現實世界的說書人,訴說著她眼中(或自己內心曾經)在電車內面,
愛別離苦的細膩情節。


江的〈電車內面〉,由此去→


page top


  從大四以後就很久沒寫過詩,年紀越大彷彿越害怕留下痕跡,害
怕寫得太輕率太莽撞太不經思考,於是斟酌每個字每句話,害怕一不
小心就洩漏自己。最後就很難再提起筆來,每當朋友順道問起新聞台
或者部落格,都有種孩子真的是我生的嗎的恍惚。

  我以前寫詩有個硬脾氣,就是幾乎不改稿直接發表。一旦詩句起
頭,無論夜有多深我都會寫完它,等到精疲力竭地把詩貼在新聞台那
一刻,覺得無比快樂,因為我的朋友又可以看見新作品,也許可以引
起大家一陣子討論。那接近耀,或者依與人分享為樂的活躍。後
來我發現這樣的詩與我感情不深,因為我離開它們繼續往前旅行去了,
極少回頭惦記與想念,頂多懷念有一段經常在雜誌報紙發表的美麗時
光,當時的剪報好像是我少年時代嚮往成為職業作家的化石,供現在
幾乎難以進入書寫狀態的我考古。

  其實在我決定暫時停筆之前思考過一件事情,因為感到自己的渺
小而休息,這一休息不只是坐,甚至躺下來睡著了,幻想自己來到龍
貓的神隱情節,滾滾肚皮的毛絨夢境,或者無人的公車站牌下撐著被
颱風天吹壞的傘,我來這裡尋找過去缺乏的思考沉潛,然後有天可以
抓住龍貓的毛跟著陀螺飛翔,俯瞰神隱之森。

  所以我想我應該是在冬眠,因為故事還沒走到背景的夏天,還不
需要上場。但如果就此隱形了,想必是很可惜的吧,辜負我心裡那群
同樣隱密的群眾。雖然一直想著這輩子應該寫一篇像樣的文章,不過
這跟我骨子裡破除框架百無禁忌的性格實在大相違逆,但是衝突卻是
我生命中的重要課題之ㄧ,正如嘗試自在地活著卻是時時刻刻緊繃地
化解不安。


Feb 24, 2006

page top
我寫下一首詩唸給我想念的陌生人
我出版一本書寄給我忘記的走唱樂團
我繼續拿筆摩擦白紙計算迷戀升降的刻度
他收下,他們收下
我也希望成為一顆star正如
我獵捕他們,扯下他襯衫的一顆鈕釦一樣
光年陳悶
音波般顛簸
細碎落款
有浪反射夜色
夜色曬下星座
來潮沖散神話的類型
逐漸疤的色素沉澱消解在
清晨的美白天空


Apr 27, 2007

page top
Copyright © 2005 [吳內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